悠哉文学 > 网游竞技 > 传奇主教 > 正文 第六十章 九尺神鞭的秘密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程御风将鬼剑道执法司长老司马言的长刀击飞,然后将血盈天拖到慕青峰的尸体前。

    随后,程御风转向鬼剑道众门人,道:“接下来,就由我这个局外人,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太多变故迎面袭来,鬼剑道门人此时已是有些迷茫,于是只是静静地望着眼前的程御风。

    “故事要从四十多年前讲起,那一年,鬼剑道前任龙首慕青峰,在一处荒野捡到了一名弃婴,然后将他带回了苍龙岭鬼剑道,授他武功,将他抚养成人......”

    接下来,程御风便将血盈天如何背叛师门,将慕青峰关在这密室之中,并谎称慕青峰被修罗地狱岛捉去,以及此后二十年中日夜折磨慕青峰逼迫他交出那卷绝世秘籍等一一讲了出来。

    司马言与鬼剑道众人听罢,纷纷怒目圆睁,咬牙切齿。

    “你二十年间苦苦逼迫你师父,想要他交出那卷秘籍,只可惜竹篮打水一场空!”程御风面向血盈天道,“只不过,他已将那卷秘籍传授给了我,不知道你作何感想?”

    血盈天听到这里,身子一震,抬头望向程御风,眼中半是不解、半是不甘!他原先将程御风骗到密室中,是因为自知无法战胜他,而且对慕青峰早已丧失耐心,因此想一箭双雕,将这两大秘密一起永远埋没在这间无人知晓的密室之中。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他没想到,自己苦思而不得的那卷秘籍,竟然因为自己绞尽脑汁想出的阴谋,令程御风和慕青峰有了交集,进而被程御风轻松取得,更是练成绝世神功,冲破这密室,将这两大秘密一同在鬼剑道门人前揭露。

    血盈天只感觉肠子都要悔青了!

    “现在,你的师父已经仙去了,他留下的遗言你要不要听?”程御风继续冲血盈天道。

    血盈天仿佛料到慕青峰临死前的遗言,竟赶紧跪向程御风,接连说:“程大侠、程大侠,饶命啊!饶命!”

    程御风静静地望着脚下的血盈天,轻轻地哼了一口气。

    在苦苦哀求中,血隐天见程御风没有反应,竟转身扑到慕青峰尸体旁,嚎啕大哭起来:“师父,是徒儿错了!是徒儿错了!”哭声阵阵,有如泣血,竟令身旁的程御风有些不忍了。

    谁料,就在这时,正在嚎啕大哭的血盈天突然扑到慕青峰身后,一掌拍到地面的一块石砖上。只听一声闷响,那块石砖顿时凹陷下去。

    紧接着,电光火石间,无数道毒气般的烟尘从四周喷射而出。众人大惊失色,大叫道:“有暗器!”然后纷纷运气格挡。但十余人来不及防范已经被这毒气击倒在地,口吐白沫,随即气绝。剩下的人心生恐惧,刚想逃出密室,却不料未及片刻,数不清的利箭从四面八方向密室中的人群射来。阵阵哀嚎之中,又有数名鬼剑道门人被利箭刺穿胸口,倒地而亡。

    程御风不知此处竟有这么多机关,一时心乱,赶紧运功格挡。此时,躲在慕青峰身后的血盈天见密室中一片大乱,冷笑一声,趁机向密室门口逃去。

    原来,这一机关是当年血盈天囚禁慕青峰后,为防止慕青峰逃脱设下的。只要有人不小心踩下了那道机关,无数毒气利箭就会从四面八方射出。没想到今日却被血盈天用上了!

    程御风眼见不好,刚要运功击向血盈天。

    突然,一道烟影从密室门口闪过,紧接着是道煞白的电光横空闪过,一下子劈到血盈天脸上。

    只听一声惨叫从血盈天口中发出,随后便重重地栽倒在密室的砖石地上,在地上接连打滚,捂着脸痛苦地哀嚎。

    众人又被这一变故惊得呆了,纷纷向密室门口望去。

    只见,一名身着烟衣的中年男子从密室门口缓缓向在地上打滚的血盈天走去,他长须长髯,目光如电,手中九尺长鞭在真气催动之下发出微微的白光。

    原来是程御风接掌武王宗宗主那天,在看台下与蓝衣壮汉和青衣修罗使交谈的那名持鞭中年人。

    “这又是谁?”鬼剑道众人见这名中年人进入密室,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今天果然是鬼剑道的大日子,不到几个时辰,已经有了多番变故。

    “血盈天,二十年不见了,你可还好?”持鞭中年丝毫不在意鬼剑道门人的窃窃私语,在离血盈天一丈有余的地方站定,静静地看着血盈天在地上发出哀嚎。

    “你是谁?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血盈天用手紧紧捂住刚才被鞭打的面庞,但还是有鲜血不停地从伤口中涌出。

    “无冤无仇?哈哈哈哈.......”持鞭中年人竟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暴怒的真气肆意飞扬,一片飞沙走石。众人纷纷挥起衣袖抵挡真气卷起的沙尘。

    “血盈天,你抬起头,好好看看我是谁!”持鞭中年人狠狠道。

    听完这话,血盈天慢慢抬起头,当眼光触到那人的面庞时,突然惊叫起来:“是..是..你!怎么可能?!”

    血盈天如此震惊,以至于忘了脸上剧烈的伤痛,忍不住向后匍匐。“不可能!不可能!”血盈天不停地说道,在一连串打击之下,竟好似有些精神失常了。

    “你当然觉得不可能!”持鞭中年人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冷峻,“因为你以为我早已就死了!”

    听完这句话,鬼剑道众门人又是大吃一惊,眼前此人又与血盈天有何深仇大恨?

    此时,站立一旁的司马言仿佛看出了什么,赶紧快步来到持鞭中年人面前,细细端详,然后,他瞪大了眼睛,然后扑通一声跪下,喊道:

    “师伯!”

    “什么?司马长老喊眼前的这人师伯?”鬼剑道门人听完这话,一下子又炸了锅!

    “司马长老乃是慕龙首二弟子的徒弟,他的师伯,那岂不是...”一名鬼剑道门人也瞬间不知所措:“那他的师伯,岂不是...慕龙首座下大弟子——杨铁夫!”

    众人听罢,又是一阵惊呼。“可是,杨铁夫当年明明因为背叛师门,被废掉武功然后放逐到极北沙漠中去了!据说早已死在了那里,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有鬼剑道门人说出了当年的那段往事。

    “原来,血盈天是这样对你们说的!”杨铁夫面色依旧是一片冷峻,他盯着眼前血流满面的血盈天,发出一声冷笑。

    “当年的情形如何?要不要听听我的说法?”杨铁夫对血盈天冷冷道。

    此时,血盈天已是有些神志不清,只自顾自地重复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见血盈天这副模样,杨铁夫叹了口气,便说出了当年的那番往事。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