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网游竞技 > 传奇主教 > 正文 第七十章 白骨重枷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东武林无极神教的四大护法——恶虎、苍狼、巨蟒、白鹰为追捕那名身负白骨重枷的年轻人,而越过天望峡进入中原武林之后,他们就应该知道此行的后果。

    无极神教,乃是东武林三大宗门之一,无极神教教主南宫鸿座下共有左右两大掌教、八大护法、二十四门门主,以及教众门徒不可胜计。

    恶虎、苍狼、巨蟒、白鹰便是无极神教教主南宫鸿座下的后四大护法,专司缉拿教中犯人。

    无极神教,自第一次诛魔大战以来,数千年间一直在东武林繁衍兴盛,广收门徒。特别令人惊奇的是,东武林最大的教规,便是一旦从家中外出,一定要佩戴面具。遇有教中集会,也一定以面具示人,而不可漏出本来面目。

    其实佩戴面具这一教规并不是代代相传而来,而仅仅是数十年前南宫鸿继任神教教主不久之后,才定下的这一规矩。

    最初订立这一教规之时,教内众人并不理解,于是流言四起。

    因为教内众人都知道南宫鸿不知从何处得来一只万妖神炉,此后便日夜用此神炉为他炼制丹药,以提升武功修为。而这万妖神炉实在太过诡异,不单是其来历根本无从考察,更重要到的是这万妖神炉本身的一些异响。据曾经接近过万妖神炉的一名护法说,这万妖神炉就在教主南宫鸿的密室之中,有一次他因急事向南宫鸿汇报时,意外撞见了这万妖神炉炼丹的过程,他描述道,这万妖神炉四周有如被无数妖魔环绕,炉中更是传出鬼哭狼嚎之声,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他说的这些事究竟是否属实,早已无从查证,因为南宫鸿听到这个消息后,便将那名护法投入了万妖神炉中活活炙烤而死。

    因为万妖神炉和这道佩戴面具的命令实在太过诡异,于是又有人便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一种传言称,这万妖神炉乃是从传说中的血刹通天塔中流出,乃是至阴至邪的器物,南宫鸿为了练成绝世神功,不惜用这至邪之物炼制丹药为他提升内力,结果却不慎被这丹药毁了容,因此才令教众都佩戴面具。

    另一种传言则更为夸张,传言称,南宫鸿不是被丹药毁了容,而是被万妖神炉的至阴至邪的气息污染,脸上不能保持人形,而已是化成了尖嘴獠牙的鬼怪样貌,南宫鸿为了不让人发现这一变化,这才有了此后一律佩戴面具的命令。

    不过,这些传言如今都已经无从查访,因为那些凡是传播这些流言的人,无一例外都与那些敢于违抗命令的人,被南宫鸿投进了万妖神炉中活活烧死。

    如此恐怖的禁言方式,顿时令无极神教的教众惊愕不已,随后便无人再敢触碰这一话题。于是,这一命令数十年间便被严格的执行了下来。

    如今,这恶虎、苍狼、巨蟒、白鹰四大护法冒险孤军深入中原武林,就是知道一旦违背了教主的命令,很可能会落下个被投入万妖神炉活活烧死的境地。

    在当前的情况下,四名头戴面具、武功奇崛的高手一时间闯入中原武林,这一消息迅速便在中原武林引起震动。

    而此时,各大宗门还未来得及联手御敌,恶虎、苍狼、巨蟒、白鹰四大护法已经顺着逃犯留下的真气印记追到了苍龙岭鬼剑道山门前。不过,由于苍龙岭乃是龙灵汇聚之地,龙灵之力迅速将逃犯留下的真气印记冲散,因此线索到此就断了。

    因见这四处皆是重兵把守,四人并不知对方实力如何,不敢轻举妄动,于是便在鬼剑道山门前站定。

    见四名头戴面具的高手出现在宗门重地,鬼剑道众人顿时如临大敌,把守大门的鬼剑道弟子赶紧向宗主杨铁夫报告。

    杨铁夫听到这一消息,眉头一皱,他早已听到风声,说是东武林无极神教闯入中原武林,没想到第一个便找上了鬼剑道。自知大事不好,便带领各大长老、弟子快步来到山门前。

    杨铁夫细细看了看面前的四名无极神教护法,只见四人皆是身材魁梧,四只精致的面具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面目。

    大多数鬼剑道门人见此情景更是手足无措,他们不知道,早已九百余年未踏入中原武林半步的东武林,为何会突然来到鬼剑道。鬼剑道刚刚从一场巨大的变故中缓过来,四名护法的出现立即又搞得人心惶惶起来。

    “不知各位是何身份?为何会突然来到我鬼剑道山门?”杨铁夫开门见山问道。

    “我们乃是东武林无极神教恶虎、苍狼、巨蟒、白鹰四大护法,”为首的恶虎回答地十分干脆,对自己来自东武林的身份并未有所掩饰,“我们来此只是为了寻一个人。”

    “哦?我中原武林与东武林早在九百年前就立下盟誓,不得互相进犯,不知四位为何却背弃盟誓,来到我鬼剑道?”杨铁夫问道。

    四名无极神教护法听完这话,互相对视一眼,随后,为首的恶虎道:“请不要误会,在下来此只是为了抓捕一名重要犯人,追踪此人的踪迹,不小心进入中原武林的疆域,而绝非是故意冒犯。”

    听对方说话还算客气,杨铁夫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下,心想:“现在看来,这四人并不是来寻仇抱怨的。”

    “在下乃是鬼剑道宗主杨铁夫,不知几位是要来此追寻什么人?”杨铁夫接着问道。

    “是一名身负白骨重枷,手套白骨锁链的年轻人,身上穿了一件与我们相同的烟色武袍。”恶虎答道,“我们从天望峡一路追踪,发现他逃进了贵宗门。”

    恶虎接着以一种极为郑重的语调说道:“此人乃是我无极神教极为要紧的犯人,还请务必帮我们将他带回。”恶虎说完这句话,他身旁的苍狼、巨蟒、白鹰也随即点头附和。

    “为了追踪一名犯人,竟然不惜打破数百年的武林盟誓!这到底是何许人物?”杨铁夫听完这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他很快又有了新的想法:“他们口口声声称一名逃犯逃进了鬼剑道,但是我为何没有察觉?他们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杨铁夫不停地思索:“他们会不会是仅仅将这名逃犯作为打破武林盟誓的借口,作为无极神教入侵中原武林的先头部队?”

    杨铁夫心中显然清楚,这数百年来,中原武林的高手享受惯了和平年代的生活,逐渐不思进取,武功修为可以说是一代不如一代。如今,不知与东武林产生了多大的差距。东武林会不会是察觉了中原武林日渐式微,想借此打破盟誓,大举入侵?

    想到这里,杨铁夫背后不禁生出一丝凉意。

    “对方来意不明,为今之计,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杨铁夫想到这里,便回答道:“一名身负白骨重枷的年轻人?”

    他思索道:“我宗门中并未有这样的人啊,你们是不是找错了?”杨铁夫随后又转头朝向把守宗门四处的鬼剑道门人问道:“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被问到的鬼剑道门人细细思索一番,纷纷上前一步,抱拳道:“启禀宗主,我们在巡查是并未见过这等人物。”

    “你们确定吗?”杨铁夫由问道。

    “确定!”那些鬼剑道门人齐声道。

    杨铁夫显然十分满意这一回答,便点点头道:“好了,你们下去吧。”

    这些鬼剑道门人随即向后退去。

    “几位,想必都已听到了。”杨铁夫转头朝向恶虎、苍狼、巨蟒、白鹰四大护法,道:“我鬼剑道内并没有此人,还请各位到其他地方查访一下吧。”

    四大护法听完这话,互相对视一眼,苍狼却抢先说话:“杨宗主,我等四人冒着背弃盟誓的危险来到此处捉拿犯人,想必杨宗主也能知道这犯人对我们来说是何等重要,我们是一路循着踪迹追踪到此处的,单凭这么一句话恐怕难以令我们离开。”

    这句话中,显然隐藏了深一层意思。杨铁夫自然也听了出来,他开始感觉到这件事的棘手,不过,他已经面不改色,正色道:“不知你说这话是何意思?难不成是说我藏了你们的犯人不成?”

    “那自然不是,”恶虎接话道:“我们越过天望峡只是为了抓这个犯人,如果空手而归,我们无法向教主交代。”

    “我看贵宗门地域辽阔,这名犯人逃进了山中,看守之人没能及时发现也是极为正常。”恶虎继续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容我们进入山门自行追查?”

    “什么?你的意思是要搜查我鬼剑道宗门?”杨铁夫听到此话神奇已不似刚才那般温和。

    “杨宗主言重了,”恶虎道:“我们四人只是追查逃犯,绝无搜查贵宗门的意思。”

    “那还不是一回事!”杨铁夫心中暗骂道:“鬼剑道好歹也是中原武林唐唐五大宗门之一,莫不说你们是与中原武林世代为仇的东武林异端,就算是与鬼剑道交好的中原武林宗门,也绝不可以让其任意搜查!”

    杨铁夫想到这里,口气中已发生变化:“若是我不答应呢?”

    听完这话,原本声音平和的四大护法之首恶虎也陡然色变,道:“我们是冒了天大的风险才越过天望峡追踪至此,如果抓不到此人我们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杨宗主不答应,我们几人就只能硬闯了!”

    “好大的口气!”杨铁夫听完这话不禁怒从心头起,回应道:“你们四人擅自越过天望峡进入东武林境内,早已经触犯了当年的两大武林盟誓,我完全可以依照盟誓将你们就地格杀!”杨铁夫继续道:“现在竟然说出如此的话来!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立即离开中原武林,否则我要不客气了!”

    杨铁夫说这话时,手中的九尺长鞭已经因为注满了股股真气而发出呲呲的声响!

    一场大战难道又要不可避免?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