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文学 > 网游竞技 > 传奇主教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无极混元功
    ,最快更新九执星君最新章节!

    杨铁夫使出当年那名异士传授的九尺神龙鞭法后便占据上风,没想到战局转瞬即逝,九尺神龙鞭法竟被无极神教白鹰护法的无极混元功完克,战局一下子扑朔迷离起来。

    无极混元功乃是无极神教独门秘法。据传,当年无极神教首任教主南宫雪在创立无极神教之前,只是东武林的一名流浪武者。他此前所在的宗门在东武林的江湖仇杀中被一夜灭门。丧失宗门庇护的南宫雪在东武林受尽欺凌,不过,南宫雪自小便是壮志,一直希望能够创出自己的一门独门功法进而创建自己的门派,于是在三十岁之日,他不顾他人劝阻,义无反顾进入令人闻声色变的藏尸林,在无极神像前冥思苦想,终于在第八十一天后,突然顿悟,创下这一无极混元功。

    无极神原本是东武林众多信仰中的异类神祇,传说中,他无声无影,又无处不在;如同风火一边,没有实体形状,又可以化为万物之形,因此被称为无极神。不过,也正是由于无极神的无形无态,因此并未得到东武林多少人的信仰。无极神如同风一般,只有树能够感触风的影子,因此,所谓的无极神像,不过是藏尸林中的一株枯树而已。而当南宫雪在无极神像之前,顿悟之后,他便将无极神作为自己的守护神,进而在十年之后单枪匹马创建无极神教。此后,无极神教迅速崛起为东武林三大宗门之一,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无极混元功这一功法的精妙之处就在于,施展这一功法者,可以将体内的真气运出体外,在体外形成万物的形态,可以是飞禽,可以是走兽。无极神无形无影,自然也可以幻化成任何形态,无极混元功便是来自于此。得益于无极混元功的这一特性,使用这一功法的武者便可以突破自身经脉的限制,自由在体外施展自己的内力,而不用担心会对自己的经脉造成损失以致走火入魔。

    此刻,白鹰护法以秘法将真气凝聚为硕大无朋的金翅白鹰,有如天神下凡。白鹰护法本身便功力雄厚,如今他将全部功力运出体外,真气所化成的金翅白鹰更是暴烈异常,杨铁夫一时竟不能抵挡。

    而且,为了防止白鹰护法借鬼头霸王蛇鳞片产生的共振场为金翅白鹰聚力,杨铁夫不得不放弃九尺神龙鞭法,转而再度拿起鬼剑。

    在一旁观战的恶虎、苍狼、巨蟒三名护法此时的心情瞬间便放松下来。

    见此情形,白鹰护法冷笑一声,双手再度挥舞起来,与此同时,那只硕大无朋的金翅白鹰也伴随着白鹰护法的双手舞动,再次扇动起那双十余丈长的巨翅。

    顿时,狂卷的暴风再次从金翅白鹰双翅中激射而出,瞬间在方圆百丈之内形成一道真气洪流。洪流肆意,排山倒海般席卷而来。周围顿时便被怒吼的狂风覆盖。

    杨铁夫赶紧将手中鬼剑插入地下,将全身真气注于足中,气血下沉,稳住身形。狂风虽然猛烈,但做好万全准备的杨铁夫此时却纹丝不动。

    白鹰护法微微一笑,双掌瞬间紧闭,一股真气从双掌掌心溢出,散发出阵阵刺眼的白光!

    “哈!”白鹰护法闷哼一声,双掌瞬间张开,掌心的强劲真气如同万丈巨浪般汹涌而出。原本扇动巨翅的金翅白鹰在这股强劲真气的冲击之下瞬间金光四射,宛如天降白日!

    只觉得有如无数道强光如利箭般袭来,鬼剑道山门前的这些门人赶紧挥起衣袖格挡。

    杨铁夫虽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强光背后定然隐藏着不一样的杀机,但还是难以忍受强光的刺眼,不得不伸出手掌挡住自己的眼睛。

    白鹰护法真气再催,电光火石间,散发金光的金翅白鹰瞬间虚化,紧接着无数携带强光的真气剑阵有如狂风骤雨般,从金翅白鹰身上飞射而出。

    杨铁夫与他身后的鬼剑道门人见此情形,赶紧挥起鬼剑格挡,当啷当啷当啷,真气剑阵与鬼剑撞击后发出的连绵不绝的清脆响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转瞬之间,又有十余名鬼剑道门人被这金光剑阵击倒,瞬间便没有了声息。其余的鬼剑道门人此时已是惊慌不已,纷纷向山门处后撤。

    而那些被鬼剑击出的金光剑阵便漫无目的的向四周飞去,如雨点般击打到周遭的树干和墙壁上,然后一一将其洞穿,四周顿时被一片烟尘和草木碎屑所包围。

    更要命的是,金翅白鹰激发出的金光剑阵极为锋利,几次格挡过后,杨铁夫手中的鬼剑竟然已被撞击得布满了孔洞。

    杨铁夫此时面色惨白,赶紧运起真气注入剑中,不料,突然一声尖利的脆响传出,杨铁夫手中的鬼剑竟然瞬间被金光剑阵击断!

    “不好!”杨铁夫大叫一声,赶紧丢掉只剩半截的鬼剑,随后双脚分看站立,双掌合十紧闭,然后气海大开,真气聚于掌中,宛如手中握有雷电。

    金光剑阵连绵不断袭来!杨铁夫双掌迅速张开,在自己面前划出一道圆形,气海涌出的真气迅速将这圆形区域填满,形成一只厚重的真气护盾。金光剑阵如剑雨般射来,却被杨铁夫这一真气护盾一一击飞。

    可是,与白鹰护法的内力相比,杨铁夫根本不是对手。白鹰护法再一用力,射出的金光剑阵力道瞬间增强,杨铁夫原本已是满头大汗,勉强应对,如今,面对这瞬间增强的剑雨,杨铁夫只能孤注一掷,将最强内力注于真气护盾之中。

    转瞬之间,密集的剑雨射到真气护盾之上,真气冲击爆裂之声连绵不断地从交界处传来,每一声爆裂便将杨铁夫击退一寸,杨铁夫面色已是铁青,突然,一道极强的金光瞬间将杨铁夫的真气护盾洞穿,利箭般射入他的右肩之中。

    只觉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右肩处传来,杨铁夫自知胜负已定,便猛挥真气护盾,将其余的金光剑阵击飞,然后一个鹞子翻身便跃出战圈。

    谁料,白鹰护法并不善罢甘休,他调转身形,闪转腾挪间又令金光剑阵向杨铁夫冲射而去!

    眼见密集如狂风暴雨般的剑雨向他袭来,此时右肩已经不能活动的杨铁夫自知不能抵挡,只能听天由命。

    就在这危急时刻,突然,一个身影从鬼剑道门人中跃出,手持长剑,向白鹰护法肋下攻去!

    此人身形极为迅疾,转瞬之间,已经距离白鹰护法只有十余步。

    白鹰护法见这烟影闪来,不禁大吃一惊,他下意识地将身形侧转。这无极混元功虽然能够摆脱自身经脉的限制,但是因为将真气尽数运出化成白鹰体,因此本体极为脆弱,虽然有白鹰体的保护,但还是会有许多罩门。这肋下显然就是白鹰护法的罩门所在。

    白鹰护法因为躲避这一攻击而身形偏转,这使原本向杨铁夫铺天盖地般冲去的金光剑阵也瞬间偏移方向。杨铁夫眼见这一变化,向前一个翻滚,躲过了剑阵的大部分攻击,但还是有几束金光剑阵刺入杨铁夫右腿,剧痛之下,数股鲜血随即从腿上涌出。

    其余的金光剑阵,瞬间如疾风暴雨,倾泻到鬼剑道那座雄壮的山门之上。

    只听连绵不断的巨响从山门处传来,转眼间,厚重的桐木山门已经被剑阵打击得千疮百孔,木屑四散而飞。还有几束金光剑阵略过山门边缘的砖石,瞬间便将其崩成碎末。

    就在这时,那道手持长剑的烟影倏忽来到白鹰护法的身旁,出剑便刺。

    此时,暴露罩门的白鹰护法已是躲闪不及,刚要腾空而起。

    站在白鹰护法身后的巨蟒护法见他被人偷袭,眉头一皱,真气怒放而出,只听一声真气爆裂之声传来,突然,一只伸出獠牙的青色巨蟒瞬间从白鹰护法背后窜出,呼啸之间,便将那道烟影击出数十丈。

    那道烟影发出一声哀嚎,便如断线的风筝般重重摔倒了鬼剑道山门的青石地面之上,那柄长剑磕到斑驳的石头上,发出一声脆响。

    杨铁夫赶紧看去,这才发现那名偷袭白鹰护法的烟影原来是自己的师侄司马言。

    杨铁夫本来与白鹰护法一对一比试,没想到司马言竟会出手偷袭,坏了江湖的规矩,刚要发怒,但看到司马言此番出手只是为了救自己的命,不是司马言出手的话,自己此刻可能已经被白鹰护法的金光剑阵刺死,于是转而又感激起司马言来。

    而此时躺倒在青石地面上的司马言,显然被刚才巨蟒护法的那一击重伤,他挣扎着刚想起身,却只觉喉头一甜,一口浓重的鲜血便从口中喷出。

    杨铁夫见司马言受伤如此严重,便挣扎着想要过去为他疗伤,谁料,肩头与右腿受伤之处紧接着又涌出几股鲜血,一阵剧痛传来,令杨铁夫险些晕厥。

    “好啊!竟然出手偷袭!那就不要怪我了!”刚刚躲过司马言那一剑的白鹰护法此时已是怒上心头,他调转身形,将那只金翅白鹰对准正在呕血的司马言,随即真气怒放,更为强劲的金光剑阵瞬间激射而出!


悠哉文学,让心灵去旅行!